當前位置: 首頁 廬陵文化> 廬陵縱覽> >正文
鄒東川捐軀抗倭
2023-06-16 09:54 來源: 吉安新聞網—井岡山報

文/蔣金輝

明朝嘉靖三十七年,公元1558年。

晚秋時分。

福建泉州城一處府衙的后院內,一位須發花白、年近六旬的老者,正對著幾株菊花出神,偶爾發出幾聲喟嘆。老者姓鄒名東川,江西臨江府淦東中洲人氏,昨日剛到泉州上任福建海道副使。

臨行前,福建右布政使蕭晚設宴餞行,席間,蕭晚說:“鄒兄,你我同為江西人(蕭晚是吉水人),兄此行去到泉州任職,彼處最近倭寇十分猖獗,兄到那里責任重大,還須保重自己才是!”

鄒東川沉聲道:“下官此去泉州,抗倭乃責之所在,雖肝腦涂地,亦在所不惜!”

此刻,迎著從海上吹來的風,似乎都能聞到一股血腥味,鄒東川的心情格外沉重。

自當朝爆發“爭貢之役”后,朝廷認為沿海倭寇作亂,是因為兩國貿易帶來的,遂決定進行海禁。但這種“海禁”,只是禁住了正常的貿易交往,而那些由日本浪人、武士組成的在海上尋求生路的海盜,在浙閩粵沿海燒殺擄掠,給沿海人民帶來了深重的災難。

鄒東川心里暗暗發誓,既在其位,必謀其政,哪怕丟了性命,也要力保這一方平安!可是,鄒東川心里也清楚,自己沒有兵權,手下無兵,要靠毫無斗志的明朝軍隊抗倭,實在是難??!

正沉思間,一個年近三十的壯漢急匆匆地來到后院,一邊高聲說道:“鄒大人,我回來了!”

壯漢姓陳名大鵬,浙江溫州人,前幾年曾在戚家軍中,跟隨戚繼光在浙江沿??官?,去年因母親病故,回鄉葬母而回了老家,恰逢鄒東川到樂清辦事,路遇一伙強人,被陳大鵬奮勇救下。鄒東川便將陳大鵬留下,做了自己的衛隊長。這次到泉州任職,他僅帶了兩個親信,其中之一便是陳大鵬。

昨日到泉州后,鄒東川便讓陳大鵬帶了幾人去倭寇經常出沒的惠嶼島偵查一番,眼下見其狀,想必是大有收獲。

鄒東川轉過身來,正待開口相詢,卻見陳大鵬身后站著一個壯實的漢子,只是漢子此刻傷心欲絕,滿臉悲憤之色。

不待鄒東川問話,陳大鵬便稟告道:“這是惠嶼島上的漁民林阿良,前幾日,一伙倭寇躥上惠嶼島,阿良兄弟全家都被殺害,連七歲的兒子也未能幸免,阿良兄弟出海捕魚,才躲過一死,昨晚見了屬下后,便執意要跟來面見大人。”

林阿良早已紅了雙眼,泣不成聲,好半日才強忍悲痛,對著鄒東川跪下,用嘶啞的聲音說道:“小民愿意追隨鄒大人,殺絕倭寇,報仇雪恨!”

鄒東川扶起林阿良,鄭重說道:“剿滅倭寇,還閩地海晏河清,是本官職責。能得壯士相助,本官幸甚!眼下你已身心俱疲,先請隨大鵬前去歇息,余下明日再議。”

當晚,鄒東川聽陳大鵬說了所探之事,對當下泉州附近倭寇情勢有了大致了解。

原來,惠嶼島東北面有一個無名小島,不久前被一伙倭寇占領,大約有兩百多人,為首的是一個名叫辛三郎的日本武士。之前他還只是劫掠過往船只,現在船只都繞過那一片海域,因此這伙倭寇開始侵擾附近島嶼和沿海地區。這次惠嶼島上漁民的財產被搶劫一空,男女老少被殺死數十人。

聽了陳大鵬所述,鄒東川雙目噴火,雙拳緊握,良久卻又輕嘆一聲,久久不語。

第二天,鄒東川剛到書房,就聽親兵稟報:“大人,林阿良求見!”

鄒東川沉吟道:“請他到書房來。另外,去喚陳大鵬到此。”

林阿良的神情比昨日好多了,只是仍難掩心中恨意,一進房門,立即抱拳道:“大人,何日發兵滅倭寇?”

鄒東川嘆道:“本官手下無兵,若向軍隊調兵,又需大費周折。”停了一下,又自顧自說道:“若是有一支自己的抗倭隊伍,隨時可以征戰,那該多好??!”

一旁的林阿良接話道:“大人,我們可以自己招兵??!”

鄒東川搖搖頭說:“急切間去哪兒招兵?”

林阿良沉聲道:“附近沿海地區,大多與倭寇有血海深仇,只要有人牽頭,響應者肯定很多。”

鄒東川雙目一亮,正待開口,站在一旁的陳大鵬已出聲問道:“這事林兄弟能辦成?”

林阿良點頭應道:“我保證在兩天內招到三百人!”

鄒東川朗聲說:“好!你先去招募,本官去申請準備武器。隊伍成立后,大鵬訓練數日,就可上陣殺倭寇了。”

一周后,一支初具規模的抗倭義兵武裝就形成了。這支隊伍的人員,大多是沿海漁民,他們深受倭寇之害,以前人單力薄,無可奈何,現在鄒東川帶領他們殺倭寇報仇,眾人怎不奮勇爭先?

在義兵訓練的這幾天里,不斷有倭寇襲擾城鄉的消息傳來,義兵們紛紛請戰,要上陣殺滅倭寇。

鄒東川權衡再三,決定三日后夜襲無名島。之所以選擇無名島,一是這股賊寇人數不多,義兵隊伍應該能吃得下。最主要是義兵隊伍中多數人都深受其害,剿滅這股倭寇,義兵們肯定士氣高漲。

三天后的戌時,隊伍分成十個小隊,每小隊三十人,分乘十條漁船,在茫茫夜色中,悄悄向無名島駛去。為了穩妥起見,鄒東川還調來了一小隊明軍火弩手,令他們先行駛到無名島的東面,用火箭引燃倭寇的船只后,十隊義兵便沖殺過去。

鄒東川帶了幾個衛兵,另乘一條大船。臨行前,陳大鵬與林阿良再三勸阻鄒東川,別以身犯險。鄒東川肅然說:“我是福建海道副使,是海防主官,豈可只是坐在衙中?你們放心,我只在大船上為你們擊鼓助威。”

子時末,無名島東面一陣火光沖起,鄒東川大叫一聲:“殺倭寇??!”緊接著便“咚咚咚”地擂響戰鼓,十條漁船便像箭一般駛向無名島。義兵們紛紛跳下船去,吶喊著,向倭寇沖殺過去。

島上的倭寇從睡夢中驚醒,首領辛三郎急令眾倭寇迎戰,他自己則帶了幾個心腹隨從,乘了一條藏在礁石叢中的小船,悄悄向岸邊駛去。

鄒東川在大船上眼見戰斗呈膠著狀態,那鼓便擂得越加急促,卻沒注意到一條小船在悄悄靠近。

原來那辛三郎駛離無名島后,借著火光,見一條大船上,一個身穿官服的人在急速擂鼓,便獰笑一聲,拿出弓弩,搭上一支箭,朝鄒東川背后射去。

站在鄒東川身邊的兩個衛兵,聽見身后傳來弓箭的破空聲,立刻大聲呼叫:“鄒大人,快躲開!”

鄒東川年近六旬,畢竟年紀大了,身子不敏捷,雖然也想躲開,但還是慢了一步,箭頭“噗”的一聲,射進他后背的肩胛之中。

兩個衛兵立即大呼:“鄒大人受傷了!鄒大人受傷了!”

正在與倭寇奮勇廝殺的陳大鵬,馬上趕到了船上,只見鄒東川躺在船頭,面無血色,立刻大喝一聲:“速速退兵!”

三聲螺號響起,十隊義兵帶著傷亡的弟兄迅速向岸邊駛去。

林阿良也來到了大船之上,這時鄒東川渾身發黑,原來那箭頭上有毒,鄒東川已奄奄一息了。

眾人十分焦急。鄒東川拉著陳大鵬和林阿良兩人的手,用微弱的聲音說:“不能再帶著你們殺倭寇了,二位可帶人去投奔戚將軍,剿滅倭寇,還我八閩百姓安寧!”說完,圓睜雙眼,溘然而逝。

在場眾人,無不傷心落淚。正是:出師未捷身先死,長使英雄淚滿襟。

當日凌晨,副使府中,大家商議鄒東川的喪事。鄒夫人垂淚說:“先夫在世時,常嘆自己多年在外,沒能侍奉雙親,他日致仕以后,一定要回到中洲去陪伴父母。我意將先夫送回中洲安葬。”

陳大鵬與林阿良互相對視一眼,齊聲道:“我們愿意陪同夫人,送鄒大人魂歸故里!”

七日之后。

初冬的淦東大地一片肅殺之氣,寒風呼嘯,山河嗚咽。中洲巷門的村口,父老鄉親們悲傷地迎候中洲的好兒郎鄒東川靈柩歸來。人們將他安葬在中洲最好的墳地龍家腦,而且將墳頭對著東方,對著大海。

責任編輯:劉臣
舉報電話:0796-2199795舉報郵箱:jgsdaily@163.com

井岡山報社主辦 井岡山報社版權所有 本網法律顧問:江西吉泰律師事務所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:36120190006 贛ICP備19004936號-1

Copyright ?2003-2019 by jgsdaily.com. 贛ICP備19004936號-1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:36120190006 贛公網安備 36080202000160號

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廣告服務 版權申明 電子報入口
分享到:
QQ空間 新浪微博 微信 騰訊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頁 騰訊朋友 有道云筆記
四虎深夜福利无码视频